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巫师自远方来第二百一十七章风暴将至上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巫师自远方来 第二百一十七章 风暴将至(上)

“好久不见了,鲁特·因菲尼特……”

棕色的卷发鬓角有些灰白,依旧坚毅的面庞,如太阳耀斑似的眸子…神色冰冷的洛伦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鲁特·因菲尼特,就像在动手前观察目标的刺客。

下一秒,黑发巫师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您看上去气色真不错!”

错愕的鲁特·因菲尼特一瞬间就明白洛伦的意思。

他的左臂,已经不见了。

守夜人首领的眼神令人发寒,声音低沉而阴冷:“不得不承认,洛伦·都灵阁下你确实是道尔顿·坎德的学徒——恰到好处的讽刺,还有更胜一筹的幽默感。”

“嗯……道尔顿导师恐怕不会承认这一点的。”

洛伦调笑着“打趣”道,故作好奇,还特地指了指那空荡荡的袖子:“顺便能不能告诉我一个小问题——究竟是您亲自下的手,还是别人干的?”

鲁特·因菲尼特露出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如果您打算激怒我,这种手段也未免太低级了。”他的声音依旧低沉阴冷:“和我对您的评价比起来,不免有些令人失望啊,洛伦·都灵阁下。”

“被守夜人首领如此高看,实在是在下的荣幸。”黑发巫师的脸上扬起一副公式化的微笑:“我都快忘了,自己也是一个守夜人呢。”

“有您这样的属下,才是我最大的幸运呢。”鲁特同样虚以为蛇的“恭维”了两句,让洛伦不免在心底冷哼两声。

幸运?

我看是最大的不幸吧……

互相试探的两个人,目光一刻都没从对方的身上离开。

“鲁特·因菲尼特阁下…”最先开口的,依然是洛伦:“你来埃博登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守夜人首领轻轻眯起双眼,耀斑似的眸子散发着诡异的色彩。

“你在埃博登的行动很成功,洛伦·都灵阁下。不得不承认,如今的局面甚至超出了我的预想——原本以为你能找到令贝利尼家族垮台的证据,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鲁特·目光灼灼,轻声开口道:“当然,没能看透圣血药剂这个陷阱,是我最严重的失误——没有想到科罗纳居然有这样的‘勇气’,将半个埃博登作为巫师塔崛起的祭品!”

“正是因为这样的失误,损失了埃博登绝大部分的守夜人,让埃博登的局面一度失控,演变成了后来的惨剧,还令我自己在完全不知情的状况下,不得已采取了一些‘应急措施’,这可真是……”

“太遗憾了。”

鲁特轻轻叹息了一声。

黑发巫师眉头紧蹙,他能清晰的察觉到对方言语之中那当当的产品是借助自己多年的图书资源做出来的浓郁而冰冷的杀意,却又一丁点儿都没有显露出来。

因为鲁特·因菲万人群战的场面尼特很清楚,守夜人还不能失去巫师塔这个盟友,而对方动手的前提也是因为自己“踩过了界”,并且手里没有半点证据可以证明,惨死的守夜人和他的断臂是因为向场上队员展示应该怎样执行战术科罗纳家族。

所以,他毫不介意的咽下了这份苦果。

但正因为这份隐忍,才让他更加危险——这是条被斩断了尾巴,也能浑然不觉的躲在草丛中等候猎物的蛇。

“圣血药剂的事情令人失望,但您为守夜人带来了一个更加强大,掌控了整个埃博登的盟友——愈发强大的巫师塔想要真正控制埃博登,就必须和教会周旋达成协议,他们会非常需要守夜人的情报和关系援助的。”

面无表情的鲁特重新露出了笑容:“所以,正如我一开始所说,您的任务执行的非常圆满,确实没有辜负我一开始的期望。”

“因此,对于您私下里和科罗纳家族之间不明不白的关系,以及您擅自向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效忠,成为他的巫师顾问这件事情,我也就既往不咎了。”

“特地跑一趟就为了说这个,未免太令人失望了吧?”

洛伦的嘴角扬起一抹讽刺,漆黑的瞳孔盯着那张和道尔顿相差无几的僵硬面孔:“鲁特·因菲尼特阁下,恕我直言,您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为什么…要来…埃博登?”

黑发巫师咬着字眼儿,一字一句的开口问道。

“那么洛伦·都灵阁下,也请恕我直言……”

守夜人首领的笑容愈发微妙了起来:“您也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

“一个洛泰尔来的流浪骑士,冒牌守夜人,巫师塔认可的施法者,二皇子殿下的巫师顾问……还没有令我特地跑一趟解决他的资格。”

“那为什么到现在您还在和我这个小小的…巫师顾问聊天,而不是去觐见两位殿下呢?”

黑发巫师冷笑一声,继续挑衅似的问道。

“告诉我,洛伦·都灵阁下,您对北方有什么了解?”

“有多北?”洛伦闪烁其词的反问一句。

“当然是帝国的最北方,冰雪覆盖的断界山的另一侧,巨龙王国的断壁残桓,世界的尽头,降临邪神与魔物大军所占据,被风暴和火山统治的古老土地…您知道对吗?”

“嗯,知道一点儿。”黑发巫师点点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都被你说完了。”

“那就是我不得不来一趟的原因,已经重要到不能船上的海洋天气预报员曹永正给我科普了下假任何人之手,必须由我亲自转达的地步了!”

鲁特·因菲尼特的表情突然变得凝重:“这件事已经超越了权力、利益和一切帝国之内的纷争,威胁着我们的存在并不在断界山以南,而是那北方的凌冽风暴!”

“一群曾经毁灭了已知世界最强大王国的敌人;”

“一支绝对不会有任何妥协和谈判,所到之处只有虚无的军团;”

“他们…亦或者它们,已经回来了。”

守夜人首领微微低头,神色严肃:“而不幸的是,我们还毫无准备。”

“容我再提醒您一遍,洛伦·都灵阁下,这不是什么圈套和陷阱,而是真正发生在我们眼前的危机——这是帝都戈洛汶的大主教,在向圣十字祷告的时候得到的启示。”

“而与此同时,在断界山守卫要塞的现任指挥官,皇储康诺德·德萨利昂殿下,同样发现了魔物大军再次出现的痕迹。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帝国可能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

二人之间再次陷入了沉默。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或者说…和我有什么关系?”

面对洛伦的再一次提问,鲁特·因菲尼特的脸上露出了遗憾的微笑:

“因为我需要得到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的信任——拉拢他最新的巫师顾问,可能是最快的捷径了。”

“既然成为了殿下的巫师顾问,恐怕你也多少知道了一些内幕,因为殿下的特殊身份以及帝国内某些小人的挑拨,致使布兰登·德萨利昂始终没有得到一位皇子应有的尊重,甚至不得不时刻处于监视之下。”

“非常不幸的是,守夜人就是负责殿下监视工作的人之一,再加上这是来自他皇兄康诺德的请求……恐怕布兰登殿下很难不怀疑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

黑发巫师挑了挑眉毛

“所以说……你们真正需要的,其实是布兰登·德萨利昂?”

“更准确的说,是殿下的米拉西斯——面对邪神和他们的魔物大军,只有曾经击溃过它们的巨龙才有绝对的胜算,而布兰登殿下是如今的十三世代当中唯一的驭龙者,也是艾克哈特陛下之外,唯一拥有巨龙效忠的人。”

沉吟了片刻,表情凝重的鲁特·因菲尼特再次强调了一句:

“我们需要布兰登·德萨利昂殿下!”

避孕药的用法用量
天津盆腔炎治疗多少钱
兰州包皮包茎治疗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