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少年医仙第章谪仙人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少年医仙 第2976章 谪仙人

“主人,我现在还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呢。这个时候,我认为还是先去拜访一下我在这个世界的父母吧。”溟泉狱主向秦朗说。

“你可是被自己的父母遗弃的,你还要去见他们,难道你还准备报仇不成?”秦朗向溟泉狱主说。

“报仇?主人您误会了,我没有打算报仇。虽然被那个父亲抛弃在这个寒潭中的时候,我感觉的确是很痛恨他,甚至也动了一点点杀机,但是随后我就放弃了杀戮的念头,因为我知道这不是他们的错误,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我的来历,又哪里知道我会是一个畸形儿呢?”溟泉狱主如此说道,他的话中蕴藏着一些道理和领悟。

仔细一想,溟泉狱主这话也是不错的,因为这一对夫妻只是想要一个健康的婴儿而已,但是得到的却只是溟泉狱主这样一个“怪胎”,他们失望和恐惧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既然你想要去见,那就去见见吧。”秦朗向溟泉狱主说道,然后带着溟泉狱主去见这一对父母。

溟泉狱主出生的家庭还是一个修行的家族,在诸多的世界中,修真家族其实是非常尴尬的存在,修行家族往往会比一些世俗习武者或者普通人身份高很多,但是在真正的修真宗门、宗门眼中,修真家族的身份就非常低下了,简直就算是金字塔的底端的存在。

既然是修真家族,那么溟泉狱主被父母遗弃也就是理所当然了,因为修真家族的竞争十分剧烈,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地残酷,一个正常人要在修真家族中存在下来都不容易,何况是一个畸形的婴儿了11月13日。

当秦朗带着溟泉狱主出现在他的亲生父母面前的时候,这一对夫妻还是被惊呆了,溟泉狱主的母亲只是一个劲地抽泣,双目早已经通红,看样子丢弃儿子的事情让她十分难过。至于溟泉狱主的父亲,这个中年筑基期的修士,脸上虽然有羞愧之色,但是口中却坚决地说:“我不知道你为何要将这小孽畜送回来,但是我并不后悔之前的决定!就他这样的天赋和先天残疾,根本无法在修真者的世界中生存下来!而且,就算是在这个修真家族中,他都根本没有办法生存下来的!”

这个时候,溟泉狱主那母亲也缓和了过来,低声说道:“是的……我之前虽然恨透他做出这样抛弃自己亲生儿子的事情,但是现在想起来,他这样做也是对的。孩子如果留在这里,只会成为笑柄,生不如死,而且如果让家族的嫡系修士知道的话,他们会认为这孩子是整个家族的耻辱,甚至可能会将他拿去祭祀的!那时候,他甚至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了!”

“嗯……你以为我将孩子送过来,就是为了审问你们的良心吗?”秦朗平静地说道,“我根本就不关心你们的良心是善还是恶,自不过溟泉狱主想要见一见他的亲生父母而已。”

的确,秦朗的内心当中早已经超脱了善恶观念的束缚,他也的确是不关心么溟泉狱主的父母究竟是善还是恶。

“溟泉狱主?”其父听见这个名字,觉得十分诧异,毕竟这个名号十分拉风,不知道秦朗为何要将这个名号给他的这个先天残疾的儿子。

“因为他本来就是溟泉狱主。”秦朗淡淡地应了一句,然后向溟泉狱主说,“这样吧,你跟你的父母告别吧。”

“他刚刚出生两天,怎么可能说话?”其父更是大惑不解。

但是,溟泉狱主这个时候果然开口说话:“父亲,我虽然是先天残疾,但是却不是先天愚蠢,相反我还十分地聪明。主人问我准备在哪里去修行,去哪个宗门,关于这个问题,我现在想清楚了,我就从这个修真家族开始。”

“去哪个宗门?”其父哼了一声,心说你这小子先天残疾,连修真家族甚至普通家族都不会要你,你居然还奢望着去什么修真家族,你以为自己是谁?不过,这个比如我们在百度搜索常州发现相关搜索中出现常州人才、常州天气、常州地图、常州大学、龙城、常州恐龙园等词语念头刚冒出来,其父随后又觉得不对劲,毕竟这个儿子刚出生两天就可以说话,而且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么真的有可能不是‘凡人’呢,莫非这小子是仙界的“谪仙”不成?虽然谪仙这种事情都只是传说,但是修真界的修士,对于传说和神话都是怀着一些敬仰和憧憬的。

“没错,你儿子就是仙界的谪仙人。”秦朗好像可以看穿其父的想法,并且一语道破,这让这个中年修士十分震惊和惶恐。虽然秦朗觉得溟泉狱主选择留在这个家族中修行并非什么明智之举,但是既然溟泉狱主已经做出选择,秦朗也不想法去干预,反正无论溟泉狱主在什么地方修行,迟早都必然会晋升为纪元霸主的,既然他愿意留在现货市场将呈现季节性波动中的前高后低走势这个不知名的修真家族中,那么秦朗也就随了他的心意。

另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秦朗忽然间觉得溟泉狱主做出这样的选择好像暗合“道义”,就是这个选择中蕴藏着某种玄奥的道理,这是因为溟泉狱主的父母,既是溟泉狱主降生到这个世界的“恩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是生育之恩;但是,随后其父却将溟泉狱主遗弃在寒潭中受苦,这却是虐待之仇。所以,溟泉狱主的出生对于其父母而言,实在是恩仇交集。在这样的环境下修行和成长,对于溟泉狱主的心境和道境修行,的确是一个考验,但同样也是一种提升。

“父母,原本就是子女最亲近的仇人。”秦朗低声说道,这也算是他自身的一种领悟。

“我儿子,真的是谪仙人?”其父似乎将重点放在了这个上面,顿时有一种奇货可居的感觉,如果自己的儿子真的是谪仙人的话,那么他这个筑基期的修士,立即可以在家族中地位飞升,甚至有机会结成金丹、元婴,或许走得更远。而现在,其父连结丹的信心可都没有呢。

秦朗再度点头说:“不错,货真价实的谪仙人!”

其实,溟泉狱主可不是什么谪仙人,但是却比谪仙人更加地强横,就算是仙界的仙王,也无法跟溟泉狱主相提并论。当然,这一点秦朗就不准备详说了,毕竟这是溟泉狱主自身的事情,秦朗只是留下这么一个分身,只是确保溟泉狱主可以在这个宇宙中生存下来,然后迅速晋升为天命霸主。

“哈哈哈!~韩丰,我听说你生了一个畸形儿子,一家银行办公室晚间仍灯火通明。特地来向你道贺呢!”这个时候,屋子外面忽然响起了一个不怀好意地笑声。

哈尔滨好医院妇科
拉萨治疗包皮过长费用多少钱
重庆医院妇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