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帝国玩具第五百八十六章念诗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帝国玩具 第五百八十六章 念诗

苏联的事情已经被胡文海抛到了脑后,飞机飞跃过遥远的苏联国土,经过漫长的旅程终于抵达了他的目的地。

站在另一个完全不同气候的机场上,胡文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一次离开中国时间真是太久了,魔都的空气充满了回忆的甜味。

从海参崴作为起点,经过两年时间,如今NEMART商场已经在苏联全境开花。

远东的海参崴和共青城,欧洲的莫斯科、列宁格勒和斯大林格勒。摩尔曼斯克、基辅和明斯克,高尔基(下诺夫哥罗德)和罗斯托夫,乌兰乌德和索契。这些苏联的大城市里总能很容易的找到那座最显眼的NEMART商场,并且只需要卢布就可以无限量的购买商品。

苏联的主要地区首府与重要的科学城,已经被NEMART商场的供应络所覆盖。从远东与乌克兰登陆的轻工业品,开始充斥差不多整个苏联。

相对于中国如今的轻工业品产量,让两亿苏联人达到美国人的生活水平当然是不可能的,但多少保证商场里不至于买不到东西还是可以的。

而这些轻工品换来的卢布,则干脆的在苏联换成重工业品和化工品、原材料等资源,源源不断的运回中国。

从1988年开始,中国凭借从苏联拆卸回来的设备,就新增了两千万吨钢铁产能,进口化肥五百万吨合成氨和两百万吨尿素,磷肥、钾肥等化肥也有着同样的量级进口。相当一批大化肥项目正在立项落户,全国各省对对苏出口的指标简直抢破了头。

唯一制约了中苏两国贸易的早就已经不是货币和政策问题,而是远东铁路和远洋船团的运输能力问题。

非常可惜的是,如今中远和新科这两个国内最大的远洋船队,因为中国造船业获得大发展的时间还是太少,仍然没有成长到足够大的规模。

但这个“不够大”是相对于苏联整个国家来说的,毕竟打点滴是解决不了吃饭问题的。但这些资源落在克格勃这个系统里,情况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凭借NEMART商场里的股份带来的利润,克留奇科夫掌握的克格勃系统活的简直不要太舒服。

也正是因为有着克格勃这个大靠山,胡文海才能把手里的卢布尽力变成物资,投入到国内的扩大再生产环节之中。

为了打造这么一个横跨两个国家的大循环,胡文海用了足足两年时间,说实话已经是非常有效率了。

至于说后来打通苏27入华通道这种事情,不过是整个体系建设的一点添头罢了,主要的工作方向并不在那里。

当年那些跟随他离开海参崴的营销高手们,谁也没有想到,两年时间里竟然让他们从偏远的远东乡下人,成为了苏联这个国家特权阶级的一份子。

那个在火车站和姑娘依依惜别的小年轻,如今不仅将恋人接到了身边——咳咳,甚至也已经拥有了不止一个情但用电设备的分布范围广人。

当然,小伙子在下诺夫哥罗德的业绩也是最好的。不仅是当地军政首长的座上常客,甚至将高尔基汽车城的一条轴承生产线给打包运回了中国,卖给了正在扩产的瓦轴集团。

仅这一笔交易为他带来的提成,就高达一百五十万卢布。这笔钱虽然还要和不少强力人士分成,但也足够让小伙子成为当地炙手可热的新的财富传奇了。

这套刚刚建成两年的体系,目前尚且还算运转正常唯有到了赛季末用成绩来看。。源源不断的消化着中国的轻工业品,并且将苏联的重工业能力向中国转移。

这是晚宴前最开胃的暖场热身表演,一切都是为世纪末的盛宴做着准备。

如今,这套体系已经建设完成并且运转正常,胡文海回国也是要做好国内最后阶段的动员,为自己就手上攒够了充足的筹码。

“看来胡总这次出国很有感慨啊!”

“庆秘书!”

胡文海有些惊讶的看着从接机车队里走下来的人,万万没想到自己回国看到的第一个人竟然就是庆秘书!

“真没想到,庆秘书竟然亲自来给我接机了。”胡文海真是有些受宠若惊了,连忙走过去主动伸出了手:“庆大秘你如今可是天下第一秘了,怎么还要浪费时可信度很高。相信年内就会发布间来接我的机,我这可是有些受之有愧了!”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是首长亲自吩咐让我来接机的。你就当我还是当年那个电子工业部小小的部长秘书,胡总我们当初可是配合的很好啊!”

“看看、看看,可不得了了,连对优质的体育文化、体育科技、互联等领域的标的进行筛选、储备和孵化部长秘书如今在庆大秘面前,也就是‘小小’的了……”

胡文海抓着庆岚的手,用力的晃了两下,嘴里忍不住打趣他。

没错,来给胡文海接机的,就是当年在推进邮电部采用新科程控交换机方案时候合作过的庆秘书。

他当年是电子工业部部长的秘书,和胡文海两人唱着双簧逼着邮电部不得不放弃了贝尔的那套落后系统,转而支持新科研发的国产程控交换机方案。

如今的庆秘书随着自己的老首长步步升高,从电子工业部到魔都,再从去年因为他那位首长对抢购新科股票事件的妥善处理而进京。

之前包秘书背后那位首长,因为给自己的秘书站台,支持国外资本进入国内收购新科股票。反而是千里迢迢从全国各地赶来购买股票的股民们,发现通过正规渠道根本买不到股票,因此而发生了群体性事件,最后导致连累了包秘书首长那一系高级领导的全面边缘化。

反而是庆秘书的首长,因为及时顶住压力处理了包秘书和一群想要浑水摸鱼的国外资本,被招到了中央去念诗了。

在念了两句“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之后,庆秘书如今身价早就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哪怕是胡文海见了他,也不能不表现出足够的尊敬。

当然,庆岚本身不论是被权力冲晕了头、自我膨胀,还是更加谨小慎微、战战兢兢,面对胡文海都是摆不起那个谱的。

88年的时候是胡文海关键时刻,提出了利用优质股票上市这一手吸纳民间资金,才平息了那场危及整个经济体系的物价闯关经济危机。

变相的,当今刚上任的这位“你们还需要学习一个”的首长,其实有点相当于是胡文海在这其中,啊,起了那么一丁点作用的。

对庆岚来说,胡文海那就真真正正是个自己人了。

放到美国总统上任,如果有这么大贡献,不给个国务卿或者财政部部长这种位置,总统都算是破坏游戏规则了。

这也就是中国,胡文海反而被吓的远走苏联,愣是两年多没敢回国。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这才敢小心翼翼的看情况再说。

“好了、好了,胡总就别糗我了。”庆岚笑笑,亲自帮胡文海拉开车门:“好些老朋友都在等着你,首长托我和你也有些话说,咱们就别耽误时间了吧?”

“好吧,我都听庆秘书你的安排,别把我卖了就行。”

庆岚失笑摇头:“算了吧,我就是想把你胡总给卖了,这世界上还有买得起你的人吗?”

等两人都坐到汽车后座上,外面有安保人员关上车门,汽车平缓的行驶起来。

“已经有快两年没回来了,魔都恐怕变化不小吧!”

胡文海靠在车座靠背上,有些贪婪的眺望着远处魔都的城市地平线。

“魔都这几年确实变化不小,市府在考虑开发浦东了,因为目前的老城区已经明显无法满足城市发展的需要。”

庆岚点头道:“说起来,魔都市府最近也有些发愁。开发浦东需要大量的投资,但钱就那么多,摊子铺的太大了。今年预计经济会持续高速增长,可国内资金有限,光印钞票是不行的……”

“招商引资嘛。”

胡文海下意识的说道:“招商引资问题那还叫个事儿?新科在绣城搞过一个样板小区,魔都完全可以再搞个样板城。不是我吹牛,怎么搞CBD,全中国谁有我懂?”

庆岚听的喜笑颜开,连连点头:“没错,要说这建城胡总说第二,谁敢说第一?我替魔都市府谢谢你了,这浦东开发可就指望新科支援了。”

“……”胡文海瞠目结舌的看着庆岚,无奈的摇了摇头。这还让不让人好好装逼啦,我不过随口说两句,你堂堂庆大秘怎么就打蛇随棍上,还有没有点矜持了!

庆岚见到胡文海无奈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哈哈大笑起来。

笑了半晌,他总算是收住笑声,憋的很痛苦的说道:“魔都的事情先放一边吧,有件事情首长想听听胡总的意见。”

胡文海听到这话,连忙正色点头:“庆秘书你说,我一定知无不言。”

“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马斯柳科夫刚刚访问了帝都,他提出了一个轻工品和食品换工业品的计划。差不多就是目前你那个NEMART系统的翻版,相当于是把这个交易过程以协议的方式固定下来。将这个交易渠道从克格勃手里,拿到工业系统手里来。”

拉萨治疗白癜风哪家好
TX运动
天津哪男科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