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异世界的白狼第章地牢拷问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异世界的白狼 第83章:地牢拷问

“哈.....哈.....”阴暗的拷问室里,传来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咻---啪!!”鞭子抽打的声音传苹果感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了出来,结实的鞭子重重地抽打在男人身上,紧接着的就是男人的一声惨叫,不过拿着鞭子的家伙似乎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紧接着又抽了好几下,男人惨叫连连,过了一会儿,男人连惨叫声都没有了,听起来似乎已经被拷问者给活活抽死。

拷问者带着金属面罩,身上的白袍已经溅上了大片大片的血污,发现男子不再喊叫,他也就不在抽下去,走到角落里提起了油灯,油灯发出的微弱光芒照射在了他眼前的男人身上。

男人坐在镶嵌满了铁钉的木椅上,双手双脚被铁环牢牢的禁锢着,身上全都是被鞭子抽打造成的伤痕,胸腹部已经血肉模糊,甚至可以见到森森的白骨。

拷问者走到了了椅子侧面,观察着男子,椅子上铁钉穿透了他的肉体,在他的大腿,屁股与后背上戳出了数十个孔洞,不过这些洞扎的都很浅,只会对男子造成痛苦,不会让他受到致命的伤害。

“真恶心.....”拷问者的嘴里吐出了几个单词,脸上的金属面具发出可怖的光泽,紧接着,他就把鞭子扔到了一边,并且摘下了左手作者:乌元春的手套。

从手型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男人的手,肌肉结实而有力,仿佛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拷问者把自己的手放到了男子的额头,紧接着金色的光芒从他的手掌心冒出来,这光芒比油灯发出的光明亮许多,照亮了黑暗的房间,光芒化作金色的细流,很快就流遍了男子的全身,男子身上的伤口就在这股细流的作用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明明是人类,却甘愿成为魔神的仆从,我该说你愚蠢,还是该说你无耻呢?”拷问者看到男子有醒转的意思,就把手从他的额头上挪开,用金色的光洗刷掉手上刚刚粘上的血污,再次戴上了手套。

“你....你根本没有见识过...祂的伟大....你也没有见到过祂的...力量,愚蠢的家伙...。”男子听到了拷问者的话,用奄奄一息的的声音说回答着。

“我没有兴趣听你说这种废话!”拷问者明显被男子的话给激怒了,一拳打在男子的脸上,紧接着又抓起了他的头发,把他的头狠狠地摔在椅背上,椅子上的铁钉在这股力量的作用下,在男子的体内搅动起来,撕开了男子的皮肤和肉,让他发出了更加凄惨的嚎叫。

“告诉我?你们的毁灭教派这次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告诉我,我就会请求圣光原谅你的罪行,同时保证你的安全,并且给你想不到的荣华富贵。”行刑者把自己的脸贴到男子的面前,隔着一层金属面具,两个人四目相对,不过当然不可能产生什么火花,在这间屋子里除了痛苦的拷问之外,不会有什么多余的东西出现。

“哈哈哈...圣光?....哈哈哈哈哈...真正应该担心的人,应该是你吧!你们都会毁灭!在祂的面前,你们连爬虫都算不上!”男子突然癫狂的大笑起来,身体在不停的扭动,似乎完全忘记了铁钉带给他的痛苦,用自己沾满了血液的额头撞在了拷问者的面具上。

拷问者没有说话,只是慢慢退后,眼前的男子是他好不容易抓到的毁灭教派的高层人员,只不过又臭又硬,就如同一个沾满了屎尿的石头,这几天来,他威逼利诱,严刑拷打,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效果。

拷问者已经厌倦了。

“来吧!杀了我!杀了我!你们的教义不是要求你们杀掉邪教徒吗?我就在这里,你杀掉我之后,我就可以前往祂的身边了,成为祂的一部分,和祂一起把你们毁灭掉,所有!全部!”男子嘶吼着,陷入了癫狂的状态,看起来他的精神应该是已经出了一些问题。

“噗通...”男子人头落地,终于闭上了他那说着癫狂话语的嘴巴,男子那落在地面上的头颅上,还保持着临终前的癫狂表情,血液如同喷泉一般,从脖子上碗口大的“疤痕”上喷涌而出,喷到了拷问者的身上。

拷问者手中握着一杆长长的圣光之矛,刚刚他正是用这个东西切下了男子的头颅的,行刑者看着男子的尸体,手上的光矛从两头渐渐消失,被他收回了体内。

“有史以来,拷问的手段,就几乎从来没在这帮邪教徒身上奏效过....真是不甘心啊...”拷问者摇了摇头,低声叹息着,随后拿起油灯走出了房门。

“大人....您?”一位侍从教士正坐在门外,看到拷问者走了出来,赶紧站了起来,对拷问者行礼。

教士还在奇怪,怎么环保事件处置应增加“透明度”今天的拷问提前结束了,不过看到身上沾满血液的拷问者,他就知道应该是出了什么不太妙的事情。

“不需要继续拷问了,你回头去把里面收拾一下就好,我把里面弄得有点脏,就辛苦你了。”拷问者对教士说道,随即阔步离开了。<譬如说/p>

“如您所愿。”教士对拷问者鞠了一躬,目送着拷问者离开,就走进了拷问室内,看到了拷问室内的景象,教士就叹了一口气,今天可有的忙了。

从地牢里面走出来,拷问者已经换上了一身新衣服,完全看不出来他刚刚做了什么事情。

拿着武器,身穿重甲的教会军人,看到拷问者从地牢里面走了出来,纷纷向他行礼。

“我们先回大教堂,你们两个,去吧卡尔玛教士长还有卢莎修女长叫过来,我要安排下一步的行动。”拷问者一边说着,一边摘下了自己的面具,放到自己另外一位侍从教士递过来的小盒子里,侍从教士恭敬的收好了小盒子,放到自己的包裹里。

拷问者的长相饱经风霜,眼神凌厉无比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剑,在极南境的教会势力中,没有人敢于质疑他的决定。

他就是教会极南境的最高主教--普塔尼斯。

北京早泄
贵阳宫颈糜烂
拉萨治疗包皮过长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