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崇祯重征天下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白鹿洞主二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崇祯:重征天下 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白鹿洞主(二更)

翁玉等人正在惶急之时,那老者压低声音道:“看你们不像叛贼,更不像普通百姓,难道你们是官军?”

翁玉本不想说实话,但见老者慈眉善目,又说出“叛贼”这样的话来,显见是心向朝廷的。如果无人相助,恐怕他们几个插翅也难逃脱,尤其是黄得功,更是命悬一线。要想让老者施救,就必须获得人家的信任,如果不说实话,人家如何信任自己?因此翁玉恳切地道:“不敢欺瞒老人家,我们确实是官军,刚从叛军造船厂中逃出来。此人受了重伤,又喝了不少水,万乞老人家救他一救!”

“几个人就敢闯龙潭虎穴,你们这几个年轻人有胆识!”老者展颜一笑道,“请随我来!”

说着他便从附近的树丛中牵出一头毛驴,这就是他的脚力了。黄得功已经被控出不少水,此时众人合力把他扶到驴背上,面向下横趴着,老者轻拍驴背,毛驴便缓缓向前走去。

翁玉、沈浪和另外两名士卒紧紧跟着老者,专拣僻静的小路走,不多时便远离湖岸,折向西北。翁玉骤然紧张起来,因为这么走反而离造船厂越来越近了。老者却神色自若,引着众人从山间小路不疾不徐地穿行。

此时还不到天亮的时辰,却见东方的半边天映得火红。众人翘首东望,只见湖面上火光冲天。原来停泊的船只被黄得功纵火后,虽经白莲教徒奋力扑救,无奈北风正紧,火势已成,除了那艘最大的战舰如果俄方表示他们希望实现鸡肉生产的自给自足及时脱离外,大部分战舰都被蔓延的大火波及。如今已经烧了一个多时辰,火光渐渐黯淡下去,因为很多战舰已经被彻底烧毁,沉入湖中了。翁玉等人虽然不敢叫好,心里早乐开了花。

老者引着他们就从紧贴着造船厂的一道山岭上方走过,然后绕过西边的一座不大的镇子,渐渐上山。此时天色逐渐放明,翁玉抬头望去,只见正北方一道雄奇的山峰巍然屹立,高不可攀。山峰绝顶被垭口所断,形成五个并列的小山峰,仰望俨若席地而坐的五位老翁。山脚下有一大片房舍,青砖白瓦隐藏在蓊郁的林木之中,颇具清雅淡泊之气。还离得老远,琅琅读书之声便传入耳中。

翁玉本来就觉得这位老者不是寻常人,走到院落大门前,只见匾额上用朱砂写就几个俊逸的大字:白鹿洞书院。他这才惊呼道:“这里难道就是与长沙岳麓书院、归德府应天书院、登封嵩阳书院并称‘四大书院’的白鹿洞书院?老人家,您是…”

“这里正是白鹿洞书院。”老者颔首道,火箭带着8分的劣势进入最后一节。值得一提的是“不才舒曰敬,是这里的主讲。且休叙闲话,这个人受了刀伤,又被水淹,须得赶快调治,否则性命堪忧。”

对值班民警诉说: 从昨晚11点至今 这时院内已有数名年轻的学子迎出来,舒曰敬便命他们帮忙把黄得功抬进一间卧房,先找来干净衣物让众人换了,又亲自为黄得功号脉。翁玉喜道:“老人家,啊不,舒洞主,您还懂岐黄之道?”

“自古医儒不分家,不为良相,当为良医。”舒曰敬一边淡淡地回答,一边蹙眉凝神诊脉,片刻吩咐道,“此人既有外伤又着了风寒,一会儿必发高热,须在此静养至少半月。拿这个方子去镇上抓药,要快!”

就这样,翁玉、黄得功和沈浪一行在白鹿洞书院住了下来,一是为黄得功治病养伤,二也是为了躲避叛军的追捕。幸亏舒曰敬医术高明,黄得功果然发起高烧,且伤口化脓感染,但及时内外服用了对症草药以后,病情很快稳定下来。舒曰敬也颇为惊讶,因为症候相当凶险,但黄得功居然扛得住,可见体质大大胜过常人。

过了两天,黄得功高烧退去,已经可以下地行走。但外面风声相当紧,叛军稀里糊涂地被烧了许多战舰,自是恼羞成怒,大肆搜捕可疑之人。为避免暴露身份,舒曰敬让翁玉等四人扮做书生,每日白天就和几十名在此就读的学子一起上课。惟有黄得功,形象气质和书生差得太远,怎么扮也不像,只好让他扮做个打杂的仆人,惹得黄得功老大不高兴。

到了夜间,几人便与舒曰敬促膝长谈。原来这位舒曰敬正是大发明家宋应星的恩师,在此已经讲学二十多年了。两个月前叛乱骤起,白莲教本来就在鄱阳湖一带苦心经营多年,很快便打跑了附近的卫所官军。有人劝舒曰敬逃走,舒曰敬却以“洞主不可擅离”,仍留下看护书院,并对叛军不理不睬。可能是白鹿洞书院名头太响,叛军倒也从来没来骚扰过。因为消息闭塞,舒曰敬对全国平叛战局一无所知,每日烦闷不已,常常到湖边钓鱼散心,不想就撞上了黄得功等人。

黄得功对救命恩人自是感激不尽,也把现在的战局,以及他们来此的经过详细讲述了一遍。舒曰敬听罢喜忧参半,一方面盼着官军尽快平叛,一方面又担心叛军水军强大。

翁玉又问沈浪如何到此。沈浪这一介绍,众人均大吃一惊,原来他的祖上可是大大有名,竟是宋代高官、《梦溪笔谈》的作者沈括。他的曾描述家人关系的歌词却让他不禁悲从中来祖父沈整亦不是泛泛之辈,曾任杭州卫水师堪属船匠总匠师。

沈家在永乐年间曾跟随三宝太监郑和三下西洋,保留有多种宝船、福船、广船设计图。时值嘉靖年间,倭寇肆虐东南沿海,沈整多次向卫所将领献上设计图纸,希望朝廷能重造宝船,消灭倭寇。可当时官场贪腐横行,无人干事,沈整献上的设计图连看都没人看,更不会有人想着出钱去造战舰。沈整空有一身造船手艺,却没人用他,一生郁郁不得志,最后竟沦落到靠为有钱人家打制家具维生。

但是沈家家训甚严,历代先祖都把宝船图纸看得比性命还重。图纸传到沈浪这里,他的命运却发生了变化。几年前,一个名叫云子建的中年文士找到他,说愿意出资让他研究建造宝船。沈浪大喜过望,不假思索便跟着云子建走了,没想到却被软禁在白莲教的造船厂内,指导工匠打造战舰。

翁玉听罢喜道:“这真叫误打误撞。当今圣上极重视水师,不惜花重金从葡萄牙人那里购买战舰。你若真能造出宝船,圣上能不重用你?”

几人正在密谈,突然一名学生匆匆进来报信道:“洞主,不好了!书院被很多白莲教徒包围了!”

????????????????????

服用伊布替尼为什么会心律不齐
太原早泄
天津医院哪家治疗男科好